闹ag网投开户|开户,ag网投开户|开户求书就来ag网投开户|开户荒小说网

ag网投开户|开户荒小说网

第九卷 第四十二节 直入人心

作品:还看今朝??|??分类:都市言情??|??作者:瑞根

????和沙正阳一道来上海的还有常务副市长雷仕群、分管招商引资的副市长鲁剑诗和市政府秘书长蒋胜宽、市招商引资促进局局长赵元海以及其他几个工作人员。

????规模算是相当高了,市长和常务副市长外加一个分管副市长一起出面,这种情形还是不多见的,尤其是招商引资项目,一般说来都是分管副市长先打头阵,然后基本上说到比较入门了,市长或者常务副市长才出面,最终定板。

????像这种一上来就直接是最高水准,也显示出中州方面的志在必得。

????鲁剑诗这个名字倒是挺有诗情画意,但实际上是一个五大三粗的黑汉子,完全看不出什么诗情画意,他原来是市长助理,这一次人代会当选副市长。

????当得知自己走马上任第一遭就要遇上这样一个大项目,鲁剑诗无疑是有些激动的。

????百亿投资只是听闻过,而且是在其他兄弟省市,整个平原省截止到目前为止,除了类似于水利、铁路这类铁公基项目外,工业项目就从没有说拿到一个单体项目就过百亿的投资,就连央企都没有。

????鲁剑诗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前提是要拿下这个项目,拿不下,或者最终失败了,弄不好自己就会成为最不幸的,当成背锅侠都有可能。

????东方希望集团总部在浦东陆家嘴那边,一行人乘坐省政府驻沪办的柯斯达前往。

????提前预约好了,有熟人就是好办事,宁月婵和对方刘总对接好了,人家专门空出了半天时间来接待中州方面一行,中午还要在金茂君悦设宴款待沙正阳一行,算是诚意满满了。

????和东方希望集团的会面,很顺利,对方也很热情,商谈进行了一个多小时。

????对方对中州的邀请也十分感谢,表示会认真考虑研究中州方面提出的条件,会在最短时间,准确的说是一个月内派团队到中州考察投资环境,但对于项目其他事宜却没有多谈,毕竟这还是初次见面,双方都应该算是一次探底性的接触。

????雷仕群、鲁剑诗和蒋胜宽等人都觉得谈得不错,人家是刘总亲自接待并主持会谈,也谈了很多,但沙正阳的感觉却不太好。

????这是他的直觉,直觉告诉他这位刘总应该是没有对中州的邀请产生多少兴趣,或者说没有真正列入他们这个大项目的考察范围,一个月来考察不过是一个例行程序,或许人家以后有项目也可以合作,但是却不是这一次。

????要么是东方希望集团已经和某一方谈妥了,其他人都没戏了,要么就是东方希望集团不太认可平原省和中州市的条件,直接排除在外了,当然表面上不会表露出来,这是沙正阳的感觉。

????午饭吃得也很尽兴,宾主言欢,但沙正阳感觉更不好,实际上到这个时候,雷仕群和蒋胜宽等人也就都隐约有些感觉了,觉得恐怕中州这一次很难从东方希望集团手上拿到这个铝电一体化项目了,或许日后东方希望集团还有其他一些投资项目会考虑,这从对方来敬酒时表现出来的某种歉疚态度就能觉察一二。

????本来还是一次最初的接触,人家盛宴款待,还表现出歉疚意思,那意味着什么,不问可知。

????沙正阳也喝了几杯酒,有点儿酒劲上头,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很冷静清醒,只是这初次出马就要铩羽而归,让他有些不畅快,或者说难以接受。

????在饭局结束时,双方道别,沙正阳握住刘总的手,突然道:“刘总,我这个人性子直,嗯,不喜欢绕弯子,我想请刘总再给我半个小时时间,我和刘总单独谈一谈。”

????此言一出,双方的人员都有些惊诧,这不合规矩。

????从企业方面来说,也许好一些,毕竟东方希望集团是民营企业,而从中州方面这就有些违反规定了,这种单独会谈无人印证,很容易授人以柄。

????但沙正阳知道如果和刘总的单独对话都不能挽回的话,那么这个铝电一体化项目,中州方面就基本出局了。

????略微惊讶了一下,毕竟是几十年的老江湖,刘总也没有多说什么,“我和沙市长也有点儿一见如故的感觉,当然欢迎,请。”

????就在金茂君悦,旋即安排了一间会客室,沙正阳和刘总二人独坐。

????“刘总,我先前之举有些唐突了,嗯,怎么说呢,直觉告诉我,如果我们就这么走了,可能中州就和东方希望集团的这个项目擦肩而过了,我认为这对于我们双方都是一个巨大损失,所以我试图最后来尝试一下,请放心,无论这一次是否成功,平原和中州的大门都对东方希望集团永远敞开,都会热烈欢迎东方希望集团来我们这里投资兴业。”

????沙正阳也清楚,在这个时候再也说些客套话就毫无意义了,所以干脆挑明。

????“沙市长言重了,中州的条件其实不错,东方希望集团很愿意……”

????沙正阳打断刘总的话,摆摆手:“刘总,这里只有我们两人,无需隐晦什么,中州论软硬件条件都不算太好,嗯,沿海很多省会城市都比中州强,内陆一些普通地市也可能有更好的资源和政策拿得出手,不过我觉得这可能不是主要的。”

????“哦?”刘总终于有些动容了,“愿闻其详。”

????“前天我和宁总有过一次交谈,就谈到了东方希望集团的这个铝电一体化项目,我说对于东方希望集团这样的民营企业来说,其他因素和困难都可以克服,甚至都可以说不是问题,关键在于政策上的风险,宁总说从中央政策到地方意愿,都是支持欢迎,我说这只是从现在表面上是如此,铝业不比饲料行业,也不比食品行业,国家层面是支持民资进入这些轻工业领域的,但是在重化领域,或许国家政策是持开放态度,但是这却涉及到原来的利益格局会被打破,新入局者和既得利益者如何平衡?”

????沙正阳目光渐渐凌厉起来,“央企一直在这个领域居于主导甚至垄断地位,现在你突如其来要入局,要分羹,哪怕从政策上来说,这没问题,但问题是谁会甘心属于自己的利益被分走一块?哪怕这种竞争可能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

????沙正阳的话并没有能打动对方,既然考虑入局,如此大的项目,自然也早就有周全准备。

????“感谢沙市长的直言相告,我承认您说的都对,东方希望这个铝电一体化项目最大风险不是资金,不是技术,不是政策,因为从现在来看都不是问题,关键在于就是我们东方希望集团作为民资企业进入这个原来一直是国企控制领域带来的不确定性可能带来的风险。”

????刘总目光里闪动着睿智,久经风浪几十年,早已经让他面对任何都可以坦然应对了。

????“就算是我也无法预料到日后当东方希望真正入局之后会发生一些什么变化,我们谁都没法预测,现在我和东方希望也接触了很多人,从官方高层到这个领域的合作者,也包括一些东方希望的战略合作伙伴,他们都很乐观,认为高层政策是支持的,金融机构也很看好,不瞒您说,我们也做了很周密的考虑,尤其是从一些我们认为可能存在的风险节点,比如环保,比如融资,比如运输,比如审批程序,等等,我们都作了最坏打算的周全准备,我为此准备了8年,所以……”

????沙正阳笑了起来,身体靠在沙发里,微微摇了摇头,“刘总,恕我直言,我知道您的确作了很周全的考虑和准备,但是我认为您可能还不够,真正到了那一步,而且如何正好与国家政策形势相结合起来,恐怕你会面临你难以想象的风险,全方位的,您应该知道我这个人,我从不虚言,……”

????对于沙正阳,东方希望当然是做过周密调查了解的,甚至可以说不比当初杨天诚对沙正阳的调查了解少。

????当宁月婵给刘总打电话时,他们其实已经想到了一些,毕竟沙正阳和东方红集团的关系尽人皆知,所以对沙正阳就做了一个全方位的了解,汉汽丰田、汉海半导体、华为和富士康进入汉都,背后都有这个人的影子。

????这个人起家于宛州,但是却颇得高层的欣赏,尤其是在长河集团的优异表现更是让其进入了高层视野,刘总甚至从一个渠道听到某位主管经济工作的中央领导对沙正阳的评价,说他是年青一代干部中兼具国际视野和深刻分析判断能力的佼佼者。

????在汉都的表现更是让其一跃而起,才会有直接到中州担任市长。

????这样前程远大不可限量的角色,哪怕拿不到这个项目,也完全没有必要在自己面前来危言耸听,一旦预判落空,只会让其威信受损,根本不值得,所以刘总他不得不认真考虑对方所说的这些具有多大的可能性。